";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
今天是: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政務動態 >> 社保文化
一輩子的等待
來源: 眉縣養老保險經辦中心 日期: 2019-5-20 作者: 曹曉琪

       從我記事起,“等待”似乎就成了我和母親之間永恒的主題。

       懂事之前,我的記憶不是太深刻,只是后來聽媽媽常說,我出生時家里種的地多,還承包了村里的牧場,她從早到晚都在地里忙活,我就整天趴在奶奶背上等媽媽回家,等待著媽媽的甘甜乳汁。聽著媽媽平淡的講述,一個母親對于孩子的愛和愧疚卻溢于言表。

       上學后,為了給我們提供更好的生活條件,供我們讀書,父親和母親開始了四處奔波的艱辛歲月。“因為我們的無能讓你們失去讀書的機會,才是我們真的對不起你們”,我一直清晰的記著母親曾在電話另一頭說的這句話,當時我11歲,我給母親在電話里念我剛寫完的一篇思念媽媽的作文《讓風兒帶去我的話》。小學到初中,我有兩個日記本,翻開無一篇例外都是“媽媽今天走了”“媽媽下周就回來了”“媽媽明天就回來了”,我對媽媽的等待是兩個日記本,而我又何嘗不知道,當我每天算著媽媽回來的日子時,媽媽是怎樣爭分奪秒趕回來見日思夜想的孩子。

       上了高中,我在外地上學,哥哥也上了大學,對媽媽的等待,從家里轉到了車站,我學習壓力越來越大,媽媽也更加忙碌,對媽媽的等待就更漫長,每次媽媽說要來看我,我都會提前趕到媽媽下車的地方,目不轉睛的瞅著一個個下車的人,等來一頓飯時間的相聚,然后眼淚汪汪的看著媽媽上車離開,我知道,我的眼淚流了出來,媽媽的眼淚卻吞進了肚子。整個小學到高中,記憶中最快樂的日子都是從等待開始的和爸爸媽媽在一起的那些彌足珍貴的時光。

       上大學后,我離家更遠了,父母卻似乎沒有以前那么忙了,每個月回一次家,每回都有媽媽在家等著我,我慢慢習慣了回家不帶鑰匙,帶了鑰匙也會敲門等待,直到現在。我知道門里邊的媽媽就像以前的我,為了每一次的見面,做好了一切準備,焦急又耐心的等待。也因為我太喜歡一進門就能喊一聲媽媽,聽著媽媽的回應,聞著廚房飄出來的飯香,這是我最幸福的時光。

       上班以后到結婚,是我和媽媽在一起呆的最多的一段時間。我每周末都會回家,媽媽也會騰出時間回家等我。頻繁的見面沒有讓我心生厭煩,反而對這種相逢機會想要的更多。我們依舊共同等待著一次次見面,依舊在分別時戀戀不舍。我們也都知道,這樣的機會會隨著我建立自己的家庭而越來越少,這份等待卻越來越濃。

       去年冬天,外婆壽終正寢,媽媽像個孩子一樣嗚嗚的哭著,她說:我沒有媽媽了,再也不會有人對我牽腸掛肚,不會有人在家門口張望著等我回去。她哭著說著,媽媽和外婆的等待成了遙遙無期。我第一次對父母也還是個孩子有所理解。回想一路等待,我們對他們理所當然的要求了太多,是啊,可他們也是孩子,他們也需要爸爸媽媽的疼愛。我自知我很愛媽媽,但這種愛卻遠遠比不上外婆對媽媽的愛,就像媽媽對我的愛也無以復加。

】【打印】【關閉窗口
买竞彩篮球彩票软件 五分赛车技巧图 六给彩票香港中奖奖金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今晚福建36选7走势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查询 网络棋牌游戏 天津时时9-11 广东福彩36选7预测分析 试机号3d今天 pk10群号码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双色球85期历史开奖结果 时时彩实用杀号方法 河北时时开奖视频 北京11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